“科学发展 打造水利项目精品

      以人为本 共建和谐文明精神”

效率成就品牌     诚信铸就未来

  山西省汾河水利

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Work Dynamic

More

 Consulting  center

Party and mass work


山西日报:治理水污染 打好攻坚战
来源:山西日报 | 作者:曹晓丹 | 发布时间: 2019-04-26 | 658 次浏览 | 分享到:
         近年来,国家把水污染防治工作作为三大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重中之重,并建立起河长制,2015年,我省发布了“水十条”,随后又启动了汾河、桑干河、滹沱河等“七河”流域生态保护与修复工程,此后汾河流域生态保护与修复,湿地保护修复等发布实施,水生态得到了进一步保护,但是当前我省仍面临严峻水污染防治任务。
重视地下水污染防治
  全国水文地质专家、国务院资深参事王秉忱说,在城乡居民饮水安全问题中,最让人担忧的是作为饮用水源的地下水污染问题。相关监测数据显示,人类活动对于地下水的影响非常大。目前,世界上有19亿人口生存在水安全无保障地区,在水质方面,全球有18亿人口在使用未经任何处理的饮用水,由此我们应该重视问题的严重性,不遗余力为解决健康饮水问题而奋斗。
  王秉忱说,当前我国地下水污染防治存在的问题是:第一是地下水污染源点多面广,污染防治难度大;第二是地下水污染防治基础薄弱,防治能力亟待加强;第三是对地下水污染防治的认识有待提高。他介绍,基于近几十年来对地下水水质变化情况的不完全统计资料分析,初步判断我国地下水污染的发展趋势为,由点状、条带状向面上扩散,由浅层向深层渗透,由城市向周边蔓延。
  王秉忱介绍,我国水资源紧缺与水环境污染总体上归纳为三种情况,由此有三种相应的对策。第一,水量不足,这是资源型缺水,对策就是开源节流,加强地下水资源勘查与合理开发利用。第二是水质污染,属于污染性缺水,要防控修复,加强地下水污染防治技术研究。第三是管理不善,属于管理性缺水,应严格管理,建立最严格的地下水资源管理体制。
  王秉忱认为,地上水污染看得见摸得着,地下水污染看不见。保障城乡居民饮水安全是水文地质工作的中心任务,而加强地下水污染(特别是有机污染)理论与防控修复技术研究是重要基础,首先,应集中产学研各部门的主要力量,优先解决这一问题;其次,实行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第三开展地下水监测,随时根据实时监测资料制定相应防治措施。他还建议,在治理上应注意学习发达国家地下水污染防治修复的经验,比如美国已经形成了一整套调查-评估-修复的规范化程序,相关法律法规非常严格,而且美国十分重视修复技术的研发,并为此做了大量工作,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认识水污染治理复杂性
  太原理工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袁进说,上世纪80年代以来,人类活动影响加剧,我省水资源开发强度和水污染排放强度都大幅提高,河流水生态系统受到的影响冲击越来越大,水生态环境发生剧烈变化。
  袁进介绍,2008年,《汾河流域生态环境治理修复与保护工程方案》实施,通过向汾河中下游补水1.5亿-2亿立方米,实现了汾河清水复流。2010年,我省关于水生态系统保护与修复试点实施方案获批,我省成为全国首个在全省范围开展试点的省份。2011年,省政府批复《山西省水生态系统保护与修复规划》,随着“水十条”发布和“七河”流域生态保护与修复、汾河流域生态保护与修复、湿地保护修复等发布实施,我省不断加大水污染防治力度,有效推进河流生态保护与修复,水生态环境有了明显改善。
  面对严峻的水环境污染形势,袁进建议,首先要清楚认识水污染治理的复杂性,复杂性从两个方面讲,一是水少了,这是水资源短缺的问题,长期河流断流需要大量生态补水难度非常大;二是水脏了,现在从流域治理来说,有些河流已经断流,河道窄,生态空间小,自身进化功能比较小,原因复杂,不能一概而论,需要加强源头管理,形成长期性治理。
  王秉忱说,近年来,我国水环境污染及黑臭水体问题突出,我国先后下达了各项技术标准和政策,有效遏制水环境恶化的趋势,但部分区域仍存在排放不达标、处理设施不完善、暗网配套不足、排污布局与水环境承载能力不匹配的现象,部分水体水环境质量差、水资源供需不平衡、水生态受损严重等问题,与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环境要求和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环境需求相比,仍有不小差距。黑臭水体治理是一项长期性工作,既是一场攻坚战,也是一场全面战,既要集中火力,各个击破,通过截流、清淤疏浚、生物治理等措施,尽快让水体清澈起来,也要持续发力,堵住源头,形成制度,杜绝黑臭现象反弹。
农村水污染治理要因地制宜
  中科院博士、润民环保集团董事长江家京说,目前我国共有69万个行政村,3.4万个集镇,目前全国农村每年有大量生活污水直接排放,96%的村庄没有污水处理系统。我国县镇村的污水量占全国总排水量的一半,其中村镇污水处理率低于1%。
  江家京认为,农村污水治理现状面临点多面广难收集,建得起用不起,部门交叉管理难协调,运营维护复杂等问题。因此,造成了目前农村污水处理领域的症结有:出水标准存在不合理状况;不同人口规模的村子均采取相同的处理工艺,重处理轻收集,污水资源回用率低等。而且,农村水污染智力上强调以建筑物物化处理,忽视利用大自然的自净功能,普遍存在投资运营成本高,操作管理困难等情况,各种标准提高导致农村污水厂工艺越来越复杂,带来一系列弊端。
  对此,江家京也提出了自己的解决对策:要因地制宜,自上而下制定不同的出水标准。根据村镇的人口规模不同,采取相对应的工艺和方法,如人口相对稠密、集中、规模较大的村镇,可仿照市政污水建设集中污水处理厂,而有的小村则可以采取氧化塘等传统工艺,不仅美化环境而且成本低;将农村污水前端的官网收集作为重点。我省为缺水地区,且为农业大省,因此大量农村污水处理后不应直接外排引起浪费,应尽量回用;充分利用河流的自净功能,可充分利用水体进行污水处理。应充分利用人工湿地等传统工艺,投资低,运营成本低,不能因盲目提高工艺增加负担;应节省人力物力财力,总投资小,运行成本低,操作简单,免维护,集中管理,根据不同的出水标准量身定制不同的处理方案,最大程度与自然结合。
  本报记者 程国媛
  





来源:山西日报 2019-4-25 第11版